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民间故事 > 中国民间故事  > 正文

荒寺鬼僧

故事园地 中国民间故事 时间:10-30

大明崇祯年间。

杭州举子苏书平入京赶考,其父苏员外为苏生准备了纹银五百两做为盘缠,并令家丁苏原陪同前往。苏生拜别家父,启程赴京,一路晓行夜宿,饥餐渴饮。倒也顺利,并未遇歹人劫财之事,再加之苏原自幼跟随苏家,会些武艺,苏生又思虑真有歹人挡道也只是图些银两罢了,并不会伤及性命,两人都不禁放宽心来。

这一日,两人行至安徽黄山地界,中午在一家客栈用饭时,有一云游道人厚脸皮凑到苏生桌前讨肉吃,苏生天性善良,又见老道须发皆的,虽红光满面,却难掩沧桑之容。不由生出敬老之心,顺手将一整只烧鸡递于老道。那道士单手接过,哈哈大笑道:“施主善心,贫道记下。公子能不能再施些钱财,贫道感激不尽了。”苏原一拍桌子站起道:“哪里来的疯子,好生无礼,还不快滚,免得小爷动了肝火。”苏生道:“算了,苏原啊,从我们盘缠中取五十两赠于道长吧。钱财乃身外之物,出家人历来清苦,云游更是艰难,家父信道,我也当敬道。”苏原噘着嘴拿了一锭银子交于老道。

老道笑眯眯地接过,走过来用右手中指在苏生头顶按了一下,苏生顿觉神清气爽,精力充沛,一路的困倦消失的无影无踪,感叹道:“道长真乃神人也,请受小生一拜。”苏原不解地望着苏生,挠着头皮。道人将拂尘一挥,扬长而去,口中念道:“三清门中观红尘,天涯坐客孤一人。妖魔鬼怪见我避,危难之时现真身。”

“公子,他真是个疯子,你听,还胡言乱语呢。”苏原夹口菜道。苏生道:“不,他定是世外高人,这五十两银子花到地方了,小二,结账。”

日暮时分,忽然阴雷阵阵,乌云密布。

两人此时正处荒山野岭之中,前无村镇,后无人家,顿时慌了手脚。“公子,只好找山洞避下雨了。”苏原护着书箱道。苏生点头应允。结果,他们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山洞,气得苏原大骂:“奶奶的,这么大一座山,怎么连个洞也没有。”苏生道:“若是淋了雨,生了病,定会误了考期的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“公子快看,那里有灯光。”苏生顺着苏原手指的方向看到半山腰果然像是有人家的样子,那灯光虽十分微弱,却使两人看到了希望。

待到了近前,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寺庙,灰蒙蒙的看不真切是什么砖,什么瓦,什么柱子,只是大门中间上方悬了一块匾看得清晰,蓝底黄字:极乐寺。匾周斑驳不堪,看来是座古寺了。两人刚站到房檐下,豆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,伴着狂风暴雷,气氛甚是怕人。“愣着干什么,快敲门呀。”苏生不快道。苏原慌忙拍打门环,不多时,门开了,出来一个身穿灰袍的小和尚,双手和十道:“二位施主,是否要借宿。”苏原两眼放光道:“对呀,对呀,正是,正是。再准备些斋饭最好。”苏生上前道:“小师傅,小生是进京赶考的举子,路至此地,天色已晚,又逢大雨,能否行个方便,借宿一晚。”小和尚道:“随我来吧。”苏生在后边小声嘀咕道:“怎么这小和尚脸色如此苍白。”苏原道:“一年到头吃斋,不苍白才怪。”小和尚猛的一回头冷笑道:“是啊,贫僧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肉了。”到了佛堂,小和尚垂手站在门口,让他们进去,进去发现里面端坐着一个老和尚,白眉白须,身穿蓝袍,他一边叫苏生主仆二人坐下,一边吩咐小和尚去备斋,他自己亲自奉茶。等斋饭的过程中,主仆二人的肚子一个比一个叫得响,不停地喝茶,茶叶都嚼着吃了。

半柱香的工夫,小和尚端来了斋饭,苏生两人看也不看,端起碗就狼吞虎咽起来。饭罢,小和尚带他们进房休息。

午夜时分,苏原叫肚子疼,疼得在床上翻跟头,不消片刻就狂吐起来,等苏生点上灯一看,苏原吐的哪里是饭,分明是蛆虫,和着血水,白花花的在地上乱爬。苏生哪看得了这个,也哇的一口吐了起来,主仆二人就在屋子里你一口我一口地狂吐,像比赛谁吐的远一样,直吐得眼冒金星,肝肠寸断,手瘫脚软,腰酸背疼腿抽筋,才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气。

“妈呀,见鬼了。公子,我们见鬼了,快跑吧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。”苏原强打精神道。苏生道:“我现在连下床都费劲,你还让我跑,你不是练过武吗,还怕什么,你背我跑。”苏原哭丧着脸道:“那是小时候跟着爷爷卖膏药耍的三脚猫,我现在也是浑身没劲呀,我的好公子。”苏生叹道:“想我苏书平,自幼聪颖好学,父母疼爱有加。长大后也是才华横溢,英俊潇洒,一心要考取功名,飞黄腾达,难道今日竟丧命于此不成。”苏原道:“我也不想死,我还没成亲呢。”


就在这时,窗外狂风大作,窗纸都被刮破,阵阵阴风,直往人的毛孔里钻,苏家主仆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,毛骨悚然,头发都快竖起来了。门被风吹开了,门口立着一个身影,应该说是鬼影。借着闪电的光,苏生认出是那个老和尚,想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,苏原从枕下拿出了短刀却坐不起来,只见老和尚的样子在变,一点点地变,脸上的肉一块块地往下掉,黑色的血往下滴着,慢慢地成了骷髅头,眼睛闪着蓝光,舌头伸出很长,手指甲一点点地变长,变长,尖锐无比。

老和尚哈哈大笑道:“我死了几百年了,想不到今天又可以吃到新鲜的人心,吃了这两颗我就可以转入魔界,成为不死魔身了。哈哈……”说着就扑将上来,将指甲划向苏生的胸口,苏原道:“老鬼,先吃我的,我的好吃。”老和尚就真去抓苏原的心,苏原眼疾手快,一刀砍向鬼手,老和尚大叫一声,缩手回来,手已被砍了一道深痕,老和尚大怒道:“我要吃了你!”苏原道:“吃屎吧你,我三天没入茅房了,都给你留着呢,唉,你说你呀,人家出家人都是降妖除魔的,你不做那个就算了,已经够缺德了,你还变成鬼来害人,佛祖知道了,绝不会轻饶你。”“休再多言,拿命来!”老和尚双手齐下。眼见苏原的性命危在旦夕,突然间,亮光一闪,两道黄符从天而降,牢牢贴在老鬼的双手上,他顿时动弹不得,嗷嗷怪叫。紧接着从门外进来一位白胡子老道,捋须含笑,慈眉善目。苏生一看,正是在客栈遇见那位道长。心想这下不用死了,有救了。嘴上忙喊:“道长救命!”老道士笑道:“施主莫怕,有贫道在,可保性命无忧矣。”老和尚挣脱符咒反手抓向道长:“死道士,少坏我好事,你我井水不犯河水,劝你快些逃命去吧。再阻拦于我,连你一块吃了。”道士一甩拂尘:“你生前做恶多端,死后执迷不悟,今日,贫道代如来清理门户。”说话间念动咒语:“天元太一,精司主兵……黄龙降天,帝寿所期,景霄洞章,消魔却非,急急如律令!”拂尘瞬间变得很长很长,闪着金光将老和尚缠绕起来,使他动弹不得,道长抽剑出鞘,一剑刺中他的心脏,老和尚尖叫一声,片刻化为一滩血水!又走过去从腰囊中取出两粒丹药,喂苏家主仆服下。苏生,苏原很快恢复了体力,活蹦乱跳。苏原跪倒在地道:“仙家,请恕小人有眼无珠之罪。”老道笑道:“起来吧,不知者不怪,那小和尚也是鬼,已经被贫道结果了。我和这老鬼斗了上百年了,贫道门下两个弟子都是死于他之手啊。今日,总算有个了结。若不是贫道又去昆仑山寻访师兄闭关修行数十年,恐难是他的对手。此地不宜久留,快些上路吧,贫道去也。”说罢便腾空而去。苏原起身道:“打雷他也可以驾云,真厉害。”苏生道:“休又多舌,快些赶路才是。”

几日后,苏生到达京城,找客栈住下,无心游玩繁华街道和山水美景。关在房中苦读几日,准时参加了科举。发榜时,苏生在房中睡觉,让苏原跑去看榜,苏原见公子中了一甲第三名探花。兴冲冲地跑回来报喜。苏生连夜修书一封,告知苏员外,举家齐欢。

苏书平被朝廷留在京城做官,苏原也陪伴左右。他公正廉明,两袖清风。后升至礼部左待郎,中年被调任杭州知府。直到大明江山动荡飘摇,满人入侵,他辞去官职,归隐乡野,一直未出,那是后话不表。

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