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初恋故事  > 正文

地老天荒,迟来的爱情直到永远

故事园地 初恋故事 时间:09-28

  地老天荒,迟来的爱情直到永远!那是10年前的事了,如今想起,张金玉的唇边依然飘散着余香,以及青梅临窗的美丽。张金玉心中的青梅叫张燕凤,是和张金玉同住张家村的姑娘。从小,两 人青梅竹马,常常在一起玩耍,过家家。金玉扮丈夫,燕凤扮妻子。看着小大人般的模样,有老人开玩笑地说:“金玉长大了,娶燕凤当婆娘吧!”一句话,说得两 个孩子小脸绯红,而看热闹的大人们则露出开怀的笑脸。

  那时,金玉与燕凤在山东老家就读于同一个小学,又是同桌,不论是在一起玩耍,还是在学习上遇到困难,小金玉都表现出小小男子汉的劲头,对燕凤非常照 顾。那时的张燕凤是学校的一枝花,长得虽然俏丽无比,却是有名的假小子。所以每每金玉下河摸鱼,上山打鸟,她都会缠着一起去。虽然小燕凤跟金玉整天耳鬓厮 磨,非常要好,但她并没想得太多,倒是姑娘的天真,姑娘的美丽,拨动了小金玉的心弦。他内心里暗暗发誓,将来定要娶燕凤为妻。

  金玉是厚道的孩子,天资聪慧,但过于腼腆害羞,这也成了燕凤拿他寻开心的借口。

  一次,燕凤说:“金玉哥,你天生一副窝囊样,将来娶媳妇,让她一天揍你八遍,改改你这十杠子压不出一个屁的毛病。”

  金玉误以为燕凤是向他暗示什么,于是装憨地摸着后脑勺,说道:“谁让咱愿意哪!”

  一个没心没肺,一个误打误撞;一个笑得开心,一个笑得心醉。不同心境,但落到心底都是甜的。

  初中毕业,燕凤没考上高中,金玉虽然学习不错,但由于家境不好,也只有放弃读高中的愿望。两人同时回到了张家村。在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劳动中,挥洒他们的汁水\他们的热血。

  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当金玉的父母想要给儿子找婆娘时,钟情的金玉闷声闷气地说出了“燕凤”两个字。

地老天荒的爱情

  但面对媒婆的提亲,燕凤小脑袋晃得像拨浪鼓似的,一串银.铃般笑声过后,是一连说出的三个“不行!”

  “做哥哥还中,做那个有点有点……”

  燕凤笑岔了气。

  说句心里话,不是燕风不喜欢金玉,而是她更喜欢能说会道办事洒脱的小伙子。跟了金玉,就意味着自己一生将永远与齐鲁农村为伍。一生难有走出山沟、过上城里人生活的希望。

  燕风的回绝,对于金玉无异于十二磅重型炸弹炸在心里。他旋即呆住了,没想到俩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燕凤,心里装的竟不是自己,泪水顺颊滑落。

  金玉病了,这一病就是一星期。每每临窗看见燕凤从窗前走过,他内心都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,好痛好痛!他无法面对燕凤,无法再听她银铃般的笑声和清 泉润心的歌曲,因为每每看到和听到这令人心颤的声音,他都会不由自主泪湿前襟。于是老实厚道不善言语的张金玉选择的是逃避,跟随舅舅离开山东老家,去了密 山的一个小山村。

  临别之际,金玉写了一首小诗:

  轻轻地

  走过

  是你的脚步 还有那动心的笑

  在弯弯的山路 在潺潺的河边

  你还记得

  哥哥打的小鸟 还有河里的小虾

  轻轻地

  再走过

  是哥哥的泪眼 还有一串串无法

  回头的脚步

  别了,大山

  别了,小河

  别了,我那长在梦里的你……

  诗句稚嫩,但当燕风在金玉走后看到时,止不住双眼婆娑,因为酸楚掠过心海,是金玉一颗最最真实的心。往昔何惜,或许一生最该珍惜的,竟是自己不经意的 伤害。但爱情不等于同情,在世俗的社会里,她也不仅仅是梁祝缭绕的音乐,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精彩对白,她是实在的生活,是沉淀的感情。

  “别怪我,金玉哥!别恨我,金玉哥!”

  脸朝北方,燕风一声声喊出自己的心声,心痛的泪水肆意飞扬。

  不久,在城里工作的表姑,给燕风介绍了一位转业军人,在新疆某运输公司工作的格尔木。无论是工作条件,还是小伙子的长相,都符合燕凤的择偶标准,于是她决定远嫁新疆,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。

  只是临走之时,她听说金玉在密山干得不错,这对于她有稍许安慰,但金玉就是一直不谈婚论嫁。闻此心弦一动,不知是一股什么滋味,涌上燕风的心头。

  西出阳关无故人!但有爱她的格尔木。

  婚后的生活是甜蜜的,格尔木所在的运输公司实行了承包,他包了一辆运输车。丈夫常年奔波在外,虽然辛苦,但燕风看着挣回的钱一天天见厚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人们都说:好事成双!正当小两口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时,燕风又给格尔木添了一个大胖丫头。喜得格尔木成天乐呵呵,嘴里像抹了蜜糖似的。

  每当格尔木出车回来,是一家人最为欢乐的时候。三口人簇拥床上,瞅着窗外斑斓的夜色,憧憬着幸福的生活。常常是好事还没落下,嘴角又现出了笑纹。

  那时,每当燕风躺在格尔木臂窝里甜甜睡去时,梦中常常是金砖铺地,一家三口享受天伦之乐的场面……

  但一切的改变,就在那个下午发生了。

  那一天,北方的大雪下得出奇得大,这时,丈夫正接到一份到河北运输的大买卖,虽然买卖很有赚头,但由于雪大路滑,不少司机都退缩了,但挣钱心切的格尔木自认为自己驾驶汽车10来年了,没问题。燕凤不放心。他拍着自己的胸脯,说:“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

  然而等到的,却是车毁人亡的消息,顿时,燕凤昏了过去……

  没有工作,没有生活来源的燕风又该如何去面对未来的生活呢?一时她茫然无措。

  安葬完丈夫,燕风回到了山东老家。这时燕凤的父母先后去世,她只好投身百里以外的魏楼村——到姐姐家暂住。

  姐姐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,况且孤儿寡母,总在姐姐家也不是个办法,正待燕凤左右为难、为自己生活一筹莫展时,张金玉出现了。

  离开张家村,一别几年。这些年,熟悉张金玉的人发现他变得沉默了,更加少言寡语。只是把自己浑身的力量挥洒在田间地头,拼命地耕作,玩命地挣钱。看看 金玉年纪大了,乡亲们有不少给他提亲的,但面对好心的大爷大娘,他总是默默地摇头。乡亲们不解,眼看奔30的人了,怎么还……于是不解的乡亲把疑问投向了 他舅舅。
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