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少儿故事 > 中国寓言  > 正文

屠夫斗恶狼

故事园地 中国寓言 时间:09-28
  我国清朝有位著名的小说家,名叫蒲松龄。他收集了不少民间传说,写 了一本文盲短篇小说集《聊斋志异》。里面有将近五百个故事,多以狐妖鬼 怪为主角。情节曲折生动,让人读了爱不释手。其中有一篇《狼》,与一位 屠夫杀狼的经过,读来引人入胜。

  却说山东临清城内,有家肉案子。操刀的屠夫姓张,人称张小三。提到 屠夫,人们很容易想到腰圆膀粗、满脸横肉那模样。偏偏巧,这张屠夫身材 瘦小,肤色白嫩,像个文弱书生。

  这张屠夫为人厚道,他虽不善词令,与人言语不多,但他买卖公道,待 人热忱,所以好多人都愿到他这儿买肉。

  张屠夫家住城外,每日早出晚归。 这一天,有位老顾客说要买几斤肉骨头,讲明傍晚时来取,但等到天黑,还不见有人来,张屠夫眼看要关城门了,只好收拾回家。他将肉骨头倒进竹 筐,又将那把磨得锋利的砍肉的刀擦擦干,放进筐里。待到他挑着担子,出 了城门,走上一条林间小路时,月亮已经渐渐升了上来。

  在淡淡的月色下,在荒野小路上,张屠夫加快脚步,走回家去。四周寂 静无声,只有他肩上的担子“咯吱咯吱”响。

  张屠夫正走着,忽听身后有“嚓嚓嚓”的脚步声。他以为有人同路夜行,心想正好有个伴儿,便扭转头,准备打个招呼。不料,当他一妞头,禁不住 头皮发麻,两脚再也挪不动了。原来。在他身后十几步远的路上,一前一后, 跟着两只山羊那般高大的饿狼。——说这是两只饿狼,一点不假,它们张着 嘴巴,伸出舌头,大有恨不得立即扑上来,将张屠夫一口吞掉的架势。可狼 又是十分狡猾的。它们尽管饿,却又不敢轻易进攻。看来。它们在寻找机会。

  此刻,张屠夫两腿发抖,呆呆地站着。两只狼,也停下来。瞪着四只绿 莹莹的眼睛,盯着他。张屠夫不由问自己:难道俺就站这儿,等着让狼来生 吞活嚼不成?他一眼看到筐里的肉骨头,不由心头一喜:有了,暂且摔块肉 骨头让它们抢抢。两狼相争,兴许能放我一条生路。想罢,他放下竹筐,拣 了一块大的骨头,朝身后一扔。两只狼以为张屠夫扔出砖头石块之类,猛的 朝路边跳出去。

  张屠夫趁此机会,挑起担子,向前狂奔。——可他一想,不 行,得从容不迫地快步行走,若是狂奔一阵,到时没有力气怎么办?从这儿 到家里还有七八里地呢。再说,这一奔跑,反而容易引起狼的攻击。平日里 遇到恶狗,也不能奔跑啊。又何况,两条腿的人,怎跑得过四条腿的狼呢? 若是两只狼分头包抄,那不是死路一条吗?想到这儿,张屠夫放慢脚步,等待着身后的两只狼,为抢肉骨头厮咬起来。

  张屠夫想错了。两只狼见到肉骨头,同时扑上去闻了闻,其中一狼却扭转身,追赶张屠夫了。它似乎根本没有跟同伴夺食的意思。 张屠夫不紧不慢地走着,那只狼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。

  走了一程,张屠夫觉得身后的“嚓嚓嚓”声愈来愈响,这就告诉他,狼已加快了脚步,准备进攻了。

  张屠夫心里害怕了,连忙拣起一块肉骨头,朝身后一甩,这只狼扑上去, 咬起骨头,在路边啃起来。

  张屠夫发觉身后没有那可怕的“嚓嚓”声了,不用说,两只狼都在忙着 啃肉骨头。这时,张屠夫不禁责怪起自己来:唉,俺真笨,刚刚为什么不多 扔一块骨头呢?让它们各啃一块骨头,它们就不会穷迫不舍啦。想到这儿, 他不由又加快了脚步。

  这回,张屠夫又错了。那先前得到骨头的狼,啃罢骨头,又“嚓嚓嚓” 地赶上来了。张屠夫只好又扔出一块骨头。这只狼衔起骨头,往回走了两步, 蹲在路边啃了起来。张屠夫回头一望,不由舒了口气,以为这下可以脱险了。 张屠夫刚走出没多远,另一只狼啃完骨头,又赶了上来。张屠夫役办法, 只好从筐里再拿起一块骨头,朝身后扔去。没多久,那只狼啃完骨头,又跟了上来?? 就这样,张屠夫一路扔骨头,两只狼呢,却交替跟着。没走出三里路,张屠夫筐里的骨头全抛完,只剩下那把寒光闪闪的剁肉刀了。 骨头抛尽,两只狼又像开始那样,一前一后,紧紧追赶。

  张屠夫心里不禁暗暗骂道:“骨头给你们吃光了,还不放过俺,真是狼心狗肺啊!” 张屠夫知道,骂也无用,眼前得想个脱身之计。如若两狼前后夹攻,那么脚下这条小路,便是自己的葬身之地了。想到这儿,张屠夫的额头冒出了 一颗颗黄豆大的冷汗珠。

  张屠夫不紧不慢地走着,望着筐里的刀,想返转身向狼劈过去。可一想 自己孤身一人,哪是两只狼的对手?环顾四野,茫茫一片,连棵藏身的大树 也没有。他想,哪怕有堵墙也好啊,那样举着刀,背靠看墙,也许能跟狼对 峙一阵子,只要守到天亮,狼便会逃上山去,而眼前却是空荡荡的,找不到 一块有利的地势。他长叹一声:俺今日必死无疑了!

  张屠夫正感到绝望,忽然眼睛一亮。在朦胧的月色下,只见前面有块打麦场。麦场上,有座大草堆,张屠夫想:凭借那大草堆,跟这两只狼斗一番, 总比被前后夹攻咬死好。

  张屠夫拿定主张,加快脚步,奔向打麦场。他脚步一加快,两只狼也小跑步跟了上来。 张屠夫奔到草堆前,放下担子,随手握起剁肉刀,背靠着大草堆,愤怒地瞪着两只狼。

  两只恶狼,似乎存心要作弄张屠夫。它们停下来,并排站着,盯着他, 不向前扑,也不后退,就这么站着。人与狼,相互对峙着,茫茫四野,万籁 俱寂,只听得到张屠夫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。狼,随时能扑上来,将张屠夫 撕成碎片,天上的月亮似乎害怕见到这残酷的一幕,吓得躲进云堆里。这下, 地上更是暗淡无光了。

  天上的月亮,在云堆里时隐时现,好似在飞快地游动。而时间,却像河里的流水被严寒冻住了,不再向前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一只狼掉转头, 走了,不一会便消失在黑暗的田野里。张屠夫一见,心里一愣:怎么,它害 怕了?它没耐心等待了?它是想去召唤更多的狼来么?它是想从背后进攻俺?

  张屠夫正想着,剩下的这只狼后腿一弯,坐了下来,大有跟张屠夫对峙 到底的意味。

  张屠夫手握剁肉刀,高高举过头,不敢有一点儿大意。再看着眼前这只狼,竟闭上了眼睛,似乎在睡觉了。张屠夫一见,心头一阵紧张,他对自己 说:不管这畜牲是真睡还是假睡,砍了它再说,对付一只总比对付两只好啊。 张屠夫想罢,猛吸一口气,一个箭步冲上去,对准狼头,狠命地一砍, 只听“叭”的一声,这只狼应声倒地。张屠夫又举起刀,使劲地砍呀,劈呀,只见血花四溅,最后把这只狼剁成了肉泥。 张屠夫收起刀,本想尽快逃走,可一想,另一只狼不知去向,万一在路上碰上,如何是好?不如在这儿跟它拼个死活。想罢,他朝四周看看,没见 狼的踪影。他不放心,又转到大草堆后面看看。——这一看,可不打紧,只 见草堆被扒了个洞,原先离开的那只狼已钻进洞里,只留下屁股和一截长尾巴。张屠夫倒抽了口冷气。他略一迟疑,立即举起刀,朝狼屁股狠命地砍过 去。——手起刀落,狼屁股连同狼尾巴全砍了下来。待到那只狼发疯似的扭 转身,张屠夫又一刀砍下去,狼头落地,乱草上洒下了一滩污血。

  张屠夫一口气杀死两只狼,这才感到浑身无力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他看 着两只血肉模糊的死狼,微微地点了点头,自言自语地说:“好厉害的狼呀, 一只在俺面前假装睡觉,一只绕到俺背后扒草堆,想前后夹攻,要不是俺多 长个心眼儿,今日休想回家了。”

  一想到回家,张屠夫抬头看看,已是月上树梢,快到半夜了。他扯把草, 擦干手上和刀上的血,挑起竹筐,踏着月色,继续赶路了。

故事精选